歡迎各位試閱,這裡是4月份PF有擺攤的作品試閱!

本篇為夏佐X尼奧˙月蝕日 R18有

此篇也是製成合本,但與<好貓,不養嗎?>是不同本子。

請各位多多捧場喔>A<+

請點開試閱!

若喜歡的話,歡迎留言預定本本喔~

PS. 作者是我們親愛的夏佐老師唷~(笑

月蝕日‧試閱。









那年,日月

日說



他站在久違的小屋前,看著緊閉的門扉。

他很猶豫,或許還帶點不安及害怕……

害怕對他而言算是很不可思議的事,畢竟他有著一身不凡的劍術還有著非常過人到有點讓人困擾的膽識,所以不管是碰上任何事情,就算一開始有所顧慮,也會立刻被他拋諸於腦後,後果什麼的等發生後再說不就好了?

他以前總抱著這種念頭過日子,因為不管他如何的胡鬧或是做出什麼令人咬牙切齒恨不得痛揍一頓再把他關到天荒地老的事情,總有個人會皺著眉頭包容自己……當然他也知道見好就收,不會得寸進尺就是了,應該吧?

不過自從那件事發生至今,他總用盡各種連自己都無法說服的藉口遲遲鼓不起勇氣踏入這裡,一方面是因為不確定,另一方面則是……

要是對方知道了,不知道要後露出什麼樣的表情?

雖然他總認為這是微不足道的小事,他也覺得這件事無論過去多久,就算到了很老很老自己要壽終正寢的那日再回憶起來也絕對不會後悔和覺得對誰有所虧欠,但他就是莫名的感到害怕,那人在看見自己後,臉上會出現的表情。

再怎麼堅定的意念,碰上那個人,似乎就會不由自主的多出一層顧慮。

『唉啊什麼時候自己變得這麼婆媽了?」抓著頭他有些煩躁的想著。

「誰?」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呼吸過於急促或是舉動過大發出噪音,他終究還是驚動了在屋中的人,屋中的人也用自己十年如一日熟悉的低沉嗓音問著。

『……是我。』硬著頭皮,他開口答道。

「站在外面做什麼?進來。」

對方平淡無波的音調,讓他更加猶豫了。

「怎麼?難不成要我去門口迎接你?」

『不用了。』頓了頓,怕對方真的有所行動,他連忙開口。『我馬上就要進去了。』

你有我所想的那麼在乎我嗎?和我相處了二十多年的你,那張常年看不出真實情緒的臉上,會因為我而有所撼動嗎?

其實他不否認他是有點期待的……縱然這結果也是他不願發生;但就像他對自己學生所說的,這不是任何人的責任,而是他自己心甘情願,怨不得任何人。

對方會像以前一樣皺著眉大聲斥責他的胡鬧?還是會面無表情的瞪視著他?抑或是會憤怒道失去理智的將他直接趕出家門?

或是……會流露出不捨和痛心?

「你到底在磨菇什麼!?」

聽出屋裡的聲音已經帶著不耐煩以及淡淡的怒氣,以往的經驗讓他知道再拖下去只會讓事情發展的更糟。

『算了,反正遲早要面對的!怕什麼大不了跟他拚了!!』一邊這樣想著一邊深深吸了口氣,尼奧舉起僅存的左手,推開了夏佐的家門……

那年,對方皺著眉欲言又止的放手讓他去闖蕩;
那年,他笑著誇下海口說自己絕對不會有事;
那年,對方說會一直在城裡等著他的任何消息;
那年,他和另一個他踏上了一同冒險的旅途;
那年,對方莫可奈何的表情深深烙在他的心上;
那年,他失去了一隻手……

那年,他第一次看到夏佐總是面無表情的臉上,露出絕望到極致的憤怒還有說不出的痛心。

那年,他才知道,原來一向冷靜又冷酷到有點不盡人情的夏佐,也會有失去理智的時候……
那時,他才第一次覺得後悔,自己當時的決定,是不是真的錯了?





那年,日月。

月說





退休了好些年,在閒暇無事時,他常常會思考起一個問題。
這個問題說大也不大,但要是說小的話又令他挺頭痛的,以前總是沒有機會也沒有時間來好好的將問題解決,所以一直拖到了現在……問題,依舊是問題。

是不是,自己真的有些僭越本份了呢?

如果不論本份的話,他的一切所作所為似乎也讓對方打從心底感到懼怕,才會在聽說對方已經回來有一段時間之後,自己不論是去何處都碰不上對方一面,不管是在家中或是上街去,總是見不到對方的蹤影。

想到這,他不禁又深深的皺起眉,心中也泛起一股不悅。

雖說他當初一點都不想造成這種只要一和對方碰上面,對方馬上像看到什麼史上最可怕的東西似的總是立刻逃之夭夭,三兩下就不見了蹤影的狀況,但如果自己過於放縱對方的話,天知道對方會不顧嚴厲的光明神忘卻本份地跑去做出什麼驚天動地讓人想撫額大嘆的事情……雖說對方也沒少做,不過也在可補救的範圍內。

上次是和黑暗精靈在一起受到民眾的圍剿,那麼這次又是闖了什麼禍,才會在回城這麼久還遲遲不敢前來面對自己?

瞪著手中已然失去熱度的茶杯,他內心有些掙扎。

自己有多久沒和對方見上一面了……該去找對方嗎?還是繼續耐著性子等下去?

不過都等了這麼好些日子,似乎繼續等下去也沒有什麼差別?他所擔心的是,對方連見都不敢見他,哪天又消失的令人措手不及,而且每次一消失就讓人完全摸不著蹤影,讓他好好待在城裡似乎是個更令人安心的選擇?
這樣的想法對對方好似不太公平,但在一次次接到對方報訊的信籤時,不可否認的都只會讓他更為擔心和不安,他清楚地知道對方已經不是十幾二十歲的小毛頭了,但年齡和個性不一定成正比,這從這些年來收到的訊息上就可以略知一二:

〝我和艾崔斯特在一起,現在很好。〞
〝我和艾崔斯特在一起,他學會了飛行魔法,很方便。〞
〝我和艾崔斯特在一起,今天教訓了一群不長眼的混蛋!!〞
〝我和艾崔斯特在一起,最近要去辦點小事。〞
〝我和艾崔斯特在一起,這幾天要回去了。〞

看著桌上那張已經被自己捏的有些變形皺褶的信籤,他輕輕發出一聲嘆息。

說要回來,人呢?

難不成真有那麼懼怕我嗎?難不成我真的做錯了嗎?才會讓你從懼怕的屈服到最後的遠離……雖說他不曾後悔那些年來的嚴厲做風,畢竟那是自己的職責所在,但每在夜深人靜,他只要想起這個問題,就難以入睡。

突然庭院中傳來的奇異動靜讓他從思緒中回過神,飛快的抬起頭望向房門。

「誰?」

『……是我。』過了幾秒,門外才傳來自己熟悉又久違的嗓音。

壓下心中乍起的驚喜,他吸了口氣淡淡地開口。

「站在外面做什麼?進來。」

這次又等了好一會兒還遲遲沒得到對方的回應,他皺起眉再度開口道。

「怎麼?難不成要我去門口迎接你?」

『不用了。』對方頓了頓才答道。『我馬上就要進去了。』

發現對方有些異於往常的口氣和行為,他心中的不安逐漸爬升,像是潛伏已久的黑獸似的,一點一滴的擴大,讓他不禁有些微微的顫抖了起來。

「你到底在磨菇什麼!?」深吸了口氣壓下焦躁感,他不耐地開口催促。

“咿呀──”

門被猶豫的緩緩推開,他也隨之看見了……

那年,他壓下開口挽留的念頭讓對方去自由闖蕩;
那年,對方笑著保證自己絕對不會有事;
那年,他自私的定下了要對方準時連絡的規矩;
那年,對方碰上另一個他一起冒險一起遠行;
那年,他無視自己心中的感受去送對方和另一個他;
那年,對方斷了一隻手回來……

那年,他第一次感到自己的臉無論再如何控制,也無法維持住二十多年來的面無表情。

那年,他才知道原來一直以冷靜自持引以為豪的自己,其實並沒有自己想像中的那麼堅決果敢……
那時,他才第一次覺得後悔,自己當初的種種決定,是不是錯了?


那年,日月‧完。




月蝕日,試閱,完。

試閱來源




<< 「廣告」台北PF,4/23&24,閃亮的合本試閱 | 主頁 | [加密]兒童節活動討論 >>

留言:

只限管理員閲覽

此留言只限管理員閲覽

Re: 依葉

> 是的,不過基本上只需要留言說預留的數量給您即可。

價錢似乎還沒訂出來,等夏佐那邊確定之後,會另行公佈攤位號碼以及價位。

期待PF您的光顧。

我我我/
我要一本(blush)

收到,謝謝你的訂購!

發表留言

URL:
本文:
密碼:
秘密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


 BLOG TOP